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人文 > 河州史話 >

軍門西開——蕭福祿

2019-11-25?來源:史趣河州 ?記者:馬廉樸 ?點擊數:

 蕭福祿(1753-1829),字壽山,甘肅河州西川蕭家莊(今臨夏市城郊鎮肖家村人)人,回族,生于清乾隆十八年(1753),道光九年(1829)2月16日病逝于家中,享年76歲。



身經百戰 任浙江提督


     

蕭福祿老家中現放在井欄的匾額


       乾隆三十八年(1773),蕭福祿投身“綠營軍”,次年,蕭福祿參加川藏地區“金川戰役”。四川省金川縣(原綏靖縣),地處青藏高原東部邊緣,大渡河上游,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西南部。境內有大金川河,因沿河諸山盛產黃金而得名。據《金川縣志》記載:“清乾隆三十六年(公元1771年)第二次金川之戰時,從陜西渭南調來清軍,其中有不少回民,戰后留下戍守屯墾,此為移居金川縣內最早的回族。”有關資料表明,當時這批從西北來的士兵有2000多名。四川西北部地區,明清以來,先后分設土司,令其各守疆界,互相牽制。正因為土司眾多,彼此之間,經常因為承襲土職,或疆界糾紛而發生械斗、仇殺事件。1746年(清乾隆十一年)和1771年(清乾隆三十六年),大金川土司與小金川土司先后兩次發動反清斗爭。乾隆十一年,大金川土司色勒奔細以聯姻之計,囚禁小金川土司澤旺,奪其印信。十二年,又攻打其西南部的革布什咱土司及其南部的明正土司,第一次金川之役開始。自乾隆十二年三月至十四年正月,歷時近三年,先后調集東三省、京、陜、甘、兩湖、云、貴、川等省兵力,共計八萬余眾,耗銀千余萬兩。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大金川土司索諾木與小金川土司僧格桑再次發動反清斗爭。乾隆帝命溫福、桂林分別自汶川及打箭爐(今四川康定)攻小金川。為抵抗清軍的進犯,大金川增壘設險,嚴陣以待,其防守遠較小金川為嚴密,堅持斗爭長達兩年,終以寡不敵眾而失敗。清軍第二次出兵大、小金川,歷時五年,耗費白銀七千萬兩,官兵死傷數以萬計。事平后,清朝廢除大、小金川兩土司,設立懋功廳,駐軍屯墾,以防再次發生叛亂。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蕭福祿首次參加川藏地區“金川戰役”,他在戰爭不畏生死,因功授循化營千總。


  乾隆四十六年,蕭福祿參加蘭州華林山戰役,清高宗賞戴藍翎,賜號“巴圖魯”,授涼州鎮松山營守備。乾隆四十九年,在靜寧石峰堡戰斗中,又因功賞花翎,授肅州金塔營都司。乾隆六十年冬,進征漢江北岸大小米溪、五座云、花果園等處。嘉慶元年因功授“振勇巴圖魯”名號,并授陜西延綏鎮標中營游擊。嘉慶四年升任甘肅沙州營參將,“轉戰秦、隴、楚、蜀,身經數百戰。”嘉慶五年(1800年)任陜西撫標城守營參將,當年又調為甘肅莊浪協副將,提任總兵銜。進征陜西、江陰、湖北宜城等地白蓮教,功績卓著,名列紫光閣功臣圖。嘉慶六年(1801年)升任甘肅涼州鎮總兵,并升為參將銜,隨后又升為副將銜。隨云貴總督覺羅長齡在鐵爐川、舊州鋪、綱廠、武關等地搜捕千陽“悄悄會”。翌年,任甘肅中衛協副將。嘉慶九年,任陜西靜寧協副將。嘉慶十年(1805年)調為甘肅巴里坤總兵。嘉慶十三年(1808年)調為直隸宣化鎮總兵。嘉慶十五(1810年)年調為江西南昌城守協副將。同年又調為湖北宜昌鎮總兵。嘉慶十九年(1814年),因功加十六等,軍功記錄48次,非尋常記錄2次,加二級。嘉慶二十三年(1818年)調任浙江狼山鎮總兵。


  道光元年(1821年),誥命蕭福祿為“建威將軍”,署江南提督。道光四年(1825年),提升為浙江提督,督辦江南、浙江兩省水陸軍務,綏靖海疆,欽賜“提督軍門”。任內治軍嚴謹,“為人勤儉樸實,有古良將風”。道光七年(1827年)因病告老還鄉,“賞食豐俸” 。


  道光九年(1829年),2月16日病逝于河州家中,享年76歲。清廷以其多次出師打仗受傷,著有勞績,按一品官病故定例,給全葬銀五百兩,一次致祭銀二十五兩,碑價銀三百五十兩。賜譜襄恪。(譜法:甲胃有勞曰襄,威容端嚴曰恪)。葬于河州西川蕭家莊墓地。道光九年九月,鐫刻了墓碑,名曰“蕭襄恪公墓碑”, 清宣宗成皇帝在誥文中有“洵干城之克任,果節鉞之能專”的評價。蕭福祿病逝后,道光皇帝欽命陜甘總督楊遇春、蘭州知府陳其楨、河州知府慶霖等,于道光九年九月致祭于蕭福祿墓前,并將祭文鐫刻為碑。吏部為其也鐫刻了墓碑。

  蕭福祿有兩個弟弟為蕭福祥、蕭福禎。民國時期《續修導河縣志》均有記載。蕭福禎由武生歷拔巴燕戎格游擊、轉戰川陜楚豫。征喀什噶爾,歷有戰功,署西寧丹噶爾副將。蕭福祥,永固協守備。道光六年,從大兵出關征張格爾。在喀什噶爾陣亡。 


軍門西開 頌鄰里和睦


      

現存于臨夏市肖家莊的雙岔松樹


      蕭福祿任浙江提督時,正處清朝風雨飄搖之際,水寇猖獗,當地百姓深受其害。蕭福祿雖為北方人,但水戰之法也頗有心得,在臨夏還流傳用石灰石大破水寇的故事。據其第六代后裔蕭振聲介紹,當時,太湖上水寇不時殺人越貨,當地官民深受其害,但水寇由于深諳水性,官兵大舉清剿時,潛伏于水,無能為力。一次,蕭福祿率官兵清剿時,水寇如法炮制,又潛于湖,他命令官兵將石灰石倒入湖中,石灰石遇水后,迅速產生大量熱量,湖水混濁不清,灼人肌膚,水寇不得不浮出水,被官兵所擒,當地群眾奔走相告。

  

      他為官清廉,勤儉持躬,樸誠待物,交不謅上,愛不瀆下,深得民心。道光七年,他告老歸鄉時民眾脫靴,一時傳為美談。


       舊時仕宦之家,必多置田宅,蕭歸故里后,筑室數緣,不事拓展,和睦鄰里,親如家人。常對人曰:“千金難買好鄉親”。是以吾鄉,屢經兵燹,地方建筑,每遭灰燼,而蕭之室,至今猶存。其所居原稱王寺莊,是因村附近有一座王喇嘛寺而得名。據傳寺毀于山洪,今之王喇嘛溝,是其故址。后村以蕭家莊稱,而王寺莊之名,反鮮為人知,亦見其居鄉之得人望也。據其后代介紹,當時,蕭福祿欲修宅院,按慣例將坐北朝南而建,而其門前有一馬姓人家,丈夫已去世,由其夫人持家。一日,他將夫人請入家中,欲用一擔(約10畝多)地兌換她家一斗(約1畝多)地,將四間土棚換成4間瓦房,從而將大門開到南面,但夫人說我們是農民,土棚的話,曬糧食也方便些,就沒有答應,晚上其子聽說這樣的好事,就讓夫人再到蕭福祿家中說愿意兌換。蕭福祿對她說,前面你說的是自己的意愿,現在是兒女們的意愿,千金難買好鄉親。天下衙門朝南開,我的提督軍門就開到西面吧。


碑文刻記  頌襄恪美德


現存上海松江清真寺的蕭福祿為“清真寺捐輸碑記”拓片


據臨夏名宿張思溫先生考證:蕭福祿逝世后,共立墓碑六塊,墓碑均高2米,寬1米。《續修導河縣志》第七卷“藝文”部分和張思溫遺著《積石錄》中收錄有碑文四篇,不滿六篇。“曩于前司街劉氏院內見一石案,鐫字宛然,云以鬻得斷碑改制,蓋即簫墓物也。”可惜的是,蕭福祿墓碑均在民國十七年(1928年)戰亂中被毀。還有神道碑一塊,在河州南關,高2米,寬1.1米,亦不存在。


       蕭福祿作為臨夏這片土地上成長起來的回族勇將,是受贈謚厚葬享祭的朝廷一品官。現存墓碑文四篇。碑文記錄了蕭福祿生平、征戰經歷、因功升授官秩、賞賜藍翎花翎、賜振勇巴圖魯、贈謚、營葬、祭祀等詳情,可謂贊頌有加,評價極高。


  第一篇為蕭福祿墓碑碑文,時間為道光九年九月初八,系陜西提督楊芳撰文:介紹了蕭福祿的個人簡歷和各大功勛。既有“公諱福祿,字壽山,甘肅河州人也。既有“秉節日皎,所向披靡。”之勇氣,也有“勤儉持躬,樸誠待物。交不諂上,愛不瀆下。”的性格。評價他“貞亮濟美,詩禮克敦。靈源與積石爭流,崚烈偕雪山并峙……”說蕭福祿具有堅貞不屈、忠誠不二的美德,有知書達理,敬上愛民的操行;他純潔高尚的心靈能與積石山爭高下,他嚴峻剛烈的氣節可與雪山相并峙。


  第二篇為清宣宗皇帝御頒致祭碑文,時間為道光九年九月初八,是當時陜甘總督楊遇春、蘭州知府陳其禎、河州知州慶霖奉皇帝之命而撰寫的祭文。祭文簡述蕭福祿軍功及皇帝對功臣賜恩褒榮的典制。文中有“奮跡行間,立功徼外,馳驅隴蜀,擁鸛鵝而爭先,跋涉秦汧,取鯨鯢而盡殄。擢為偏將,允符果毅之稱;授以總戎,渥荷便蕃之賜。籌邊而烽煙遠靖,永慶兵消;除暴而玉石俱焚,未防株累。爰鐫階以示儆,旋設計以擒渠。再畁升旌旄,洊膺節鉞。控狼山之重鎮,開閫吳中;提犀甲而臨江,綰符浙右。”的記載。末尾寫道:“茲聞溘逝,良切軫懷。宜備哀榮,更加優恤。”這是古代祭文的慣用格式。就是說蕭提督溘然長逝的噩耗傳來,皇帝、滿朝文武非常悲痛。應當追念功德,隆重地祭祀致哀,給予優厚的安撫。這些語言也顯得非常哀婉悲涼,情真意切,表現了朝廷對功臣的褒獎。


   第三篇碑文,時間為道光九年九月初八,是禮部就蕭福祿病逝后,撫恤標準、營葬規格以及是否贈謚向皇帝呈送并得到皇帝照準批復的一道公文。封建時代定官階、建樹卓越者死后要贈以名號,叫謚號。謚號是由皇帝贈予。清代慣例是凡與謚者,內閣選謚號,以皇帝名義贈予,工部給予工價銀350兩,本家自行建立。請示結果是:“今原任浙江提督蕭福祿病故,欽奉喻旨賜恤,應照一品官例,給予全葬銀五百兩,一次致祭銀二十五兩。遣官讀文致祭……,準其予謚,欽此。內閣抄出謚號,奉朱筆圈岀襄恪……相應抄謚清漢字樣,知照陜甘總督可也。”


       第四篇碑文,是道光十一年(1831年)三月,在蕭公病逝兩年后,追奠贈謚時的一道碑文。文曰:“早階軍校,久蒞戎行。馳徼外以奮身,歷隴西而著績。摩壘錫騰騰驤之號,彯纓占儀之輝。遂乃薦擢參游,遷遞協鎮。小丑靖攙槍之習,幵水波清,上方拜玦佩之珍,涼關氣壯。偶疏部勒,曾邀寬典于先朝;特沛恩施,旋沐殊榮于專閫。帆開鹢首,鳴榔而越海掣鯨;箭激旄頭,案幘而吳山立馬。洵干城之克任,果節鉞之能專。特以年近龍鐘,許歸田之得遂,養分鶴俸,更昭祿之能。叨遽淪殂,良深悼惜!命吏官而予恤,飭吏議以胥寬。綜厥生平,謚之襄恪。于戲!丹綸賁寵,積石垂竹帛之書;翠碣褒榮,滄瀛振鼓鼙之氣。欽此嘉命,式是后昆。襄恪,甲胄有勞曰襄。威容端嚴曰恪。”這是說,皇帝再次緬懷功勛,用朱筆圣旨表達對將軍的寵愛,將軍的英名將永遠記錄在河州的史冊之上;用高級的石碑表達對將軍的褒獎,以期在四海之內重振武士的勇氣。皇帝頒賜詔書,是寄希望于后輩繼承父志,再建功勛。披甲戴冑征戰疆場有功者叫“襄”,容貌端莊嚴肅者叫“恪”。


      蕭福祿以一生的赫赫戰功,贏得了朝廷的褒獎,朝廷以一品官的規格贈謚營葬享祭,其三代享受敕封誥命,這是極高的榮耀。 


上海碑記  頌樂善好施



      

  

       在上海地區最古老的伊斯蘭教建筑——松江清真寺中現存有一通清道光《清真寺捐輸碑記》的石碑,是河州人欽命狼山總鎮署江南提督軍門振勇巴圖魯蕭福祿為重修清真寺而捐款的碑記。該碑現存江蘇松江清真寺,是用太湖石雕琢而成。通碑高、寬、厚為176、74、18厘米。鐫刻16行文字,足行31字。碑額篆刻“清真寺捐輸碑記”7字,它的上、左、右三面鐫有5只飛鶴及白云圖案。《中國回族金石錄》收錄了該碑文。該碑立于清道光元年(1821),唐中義撰文,碑上有:“捐廉俸足錢一百千文……從此歲修有賴,傾圯無虞。皆蕭公資助之力也。”的記載。


       作為一名官員,在恪盡職守保家衛國的同時,還不忘發揚樂善好施的精神,為執政的當地文物古跡慷慨解囊,誠可佳也。


       如今,在其舊宅中,尚存用本地黃河石刻制石鼓一對,高約一米,兩面分雕有龍、鳳圖案;另有一橫幅石條,上書“蕭襄恪公”,惜作為井欄之用。據其后代說,原有匾額一幅,但上世紀八十年代家里人將字推去,做了案板。上海松江能將近200年前的修建清真寺的石碑保存至今,而其家鄉只有一棵不知年齡幾何的雙岔松樹默默記錄著人間的滄桑變化。


責任編輯:馬少華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684264.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天贵阳麻将房卡代理id